读书记录——那些曾经戳到我心窝的句子

就是看《天职》被那句话戳了1晚上反复不能平静,又想到以前看到的一些句子,突然想记下来,供以后的自己翻阅。虽然不知道自己能坚持更新到什么时候……毕竟……自己……懒癌晚期……_(:зゝ∠)_

其实能打动我的段落啊细节啊会有很多,这里就记感触特别深的吧……理由……同上……_(:зゝ∠)_

2016.1.15更新:哎呀,看来更有可能被做成阅读记录恩……把老喜欢的故事以这种方式记下来……

2016.6.17更新:今天补感想的时候才发现除了全直和魔道以外全是军事文啊这简直不科学?!果然我抵挡不了军人那种忠诚和刚强不屈的魅力嘛_(:зゝ∠)_



“我的苍鹰……”吴雪峰低低地说,“从今往后,你就要自己飞了……”

——《天职》by深夜煮面打个蛋

(天职,天坑_(:зゝ∠)_太太,再不更新人家就要把故事忘差不多了_(:зゝ∠)_但是曾经留下过的感动是不会消逝的,恩)


“我相信你在特别的那刻离开,也在合适的时机回来。你走我送不了你,而你来——” 

“嘿,沐秋。”叶修朝苏沐秋笑着,张开双臂。 

“欢迎回来。”

——《全直高手掰弯记》by雁锦卿

(锦卿太太带我入伞修(笑。这是个每章都有神转折的欢乐故事,结果最后狠狠煽情了一把。太太虽然退圈了,还是祝她一切安好)


    叶修的无所谓并不是因为没有了对未来的渴望,而是因为他真的有这么强大,可以不惧任何惩处。而且恰恰相反,他对人生接下来的道路还有很多想要达成的目标,为了这些,他还在继续战斗。

    叶修的无所谓是他的自信。

    ……这样的人,以后恐怕再也见不到了。

    周泽楷模模糊糊有这样的感受。

    ——哪怕之后再见到叶修,也不可能是现在这样强大的叶修。

    这一天的叶修是最强的。不是他的能力,而是他的魂。

    叶修现在没有任何退路,他只能向前,孤身一人背水一战,迸发出那具躯壳里所有的能量,对着这个法庭亮剑——来战!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人。

    如此强大……身背罪名,站在一个这样的小格子里,却还像是在发光一样。

    就算是命运用荆棘给他织了一身囚服,他也只会轻轻一勾唇角,毫不犹豫地将它披上,并把它当做自己的战袍。刺进骨头的利刺是勋章,嵌进皮肉的勒痕是荣耀,走过的路上沾血的足迹是歌颂他的诗篇。

    周泽楷再一次握住那根栏杆,攥紧。

    “谢谢。”

    周泽楷仿佛听见自己心中什么东西破土的声音。

    谢谢你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挫折是不可战胜的,没有什么困境是不能碾碎的。你的肉体可能被打垮,你的连结可能被斩断,但是,只有一样东西,这么一样东西——

    在这个身体里面的这个灵魂,永远不能低下自己的头颅。

    “谢谢。”

    他再一次道谢,俯下身,轻轻地在这冰冷的栏杆上,落下了一个温暖的吻。

——《连》by楚谓之聿

(军事法庭上的叶修大大太帅了好嘛真是要迷上他了好嘛!!不知道截哪句好,就把后面小周的心理活动截过来了,叶修大大我宣你啊啊!!)


“告我地球同胞,敌人没有无往不胜的锋锐,并非无可战胜之神,但有我浩然军魂一息尚存,必与这些数典忘祖之辈血战到底,以安我同胞生者之心,慰我同胞死者之灵。”

“我等愿身化飞灰,扬于百万星河。”

——直到黎明前的最后一刻。

——《大英雄时代/女汉子》作者:priest

(太好看了嘤嘤嘤,摘文案的一部分当阅读记录了恩)


……

  无羡这边则道:“蓝湛,你过来!”

  蓝忘机召起避尘,正要动作,金光瑶却笑道:“含光君,你最好别听他的。”

  魏无羡道:“你给我滚开!算了,我过去!”

  他刚要迈步,便感觉从脖颈处传来一阵细微的锐利疼痛。

  蓝曦臣低声道:“别动。”

  动手脚不是他,他只是在提醒魏无羡,当心。

  金光瑶客客气气地道:“含光君,退后五步吧。”

  蓝忘机的目光凝在魏无羡脖子上,脸色霎时隐隐发白。

  一根细不可察的浅金色琴弦正系在魏无羡喉咙间。

  这根琴弦太细了,还涂上了特殊的色料,导致肉眼几乎捕捉不到,再加上魏无羡方才心神大乱,根本没心思注意别的,这才让它套上了自己的要害。

  蓝忘机立刻依言退后了五步。

  魏无羡却举手道:“蓝湛,别!别退,我,我有话对你说。”

  金光瑶道:“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吧。”

  魏无羡道:“不行,很急。”

  金光瑶道:“那这样说也可以。”

  他本来只是随口一句,谁知,魏无羡恍然道:“说的也是。”

  说完,魏无羡便声嘶力竭地吼道:“蓝湛!蓝忘机!含光君!我,我刚才,是真心想跟你上床的!”

……

  他道:“蓝湛,你,你看着我。”

……

  魏无羡道:“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

  “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你,随便怎么你。”

  “……”

  “我想一辈子都和你一起夜猎。”

  “……”

  魏无羡并起三指,指天指地指心道:“还想天天和你上床。我发誓我不是什么一时兴起也不是像以前那样逗你玩儿,更不是因为感激你。总之什么别的都没有,就真的只是喜欢你喜欢到想和你上床。你要是不喜欢听我说谢谢我就不说,你要是喜欢咬我你就到处咬。你爱怎么来就怎么来,我都喜欢,只要你愿意和我……”

——《魔道祖师》 作者:墨香铜臭

(妈呀wifi怎么可以这么可爱!萌哭了_(:зゝ∠)_何为正?何为邪?这世上没有那么多非黑即白,这个故事的前世今生双线交叉处理得很好,不会让人一头雾水,又慢慢揭开了邪魅狂狷风骚(作者语)的wifi为什么是人人喊打的魔道的迷,单向暗恋→双向暗恋什么的也好可爱嘤嘤嘤,好看!)


2016.6.13
 “别跑这么快啊!我话还没训完呢。”夏明朗一伸手拦住了人:“这只是你今天最重要的错误,现在来谈点次要的,我刚才让你跪下的时候,为什么不跪?”

陆臻愕然地抬头,眼中有无法掩饰的震惊。

“捡起来。”夏明朗把手枪扔到他面前,然后指指自己的眉心示意他瞄准。陆臻一头雾水,却还是机械地举起了枪,眼神却在一瞬间平添了几分淬利,手中有枪的感觉毕竟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当这把枪的枪口正对着此刻你心里最痛恨的人,即使明知道这枪里已经没有子弹。

“架势挺足嘛。”夏明朗上前一步,贴近枪口,正色道:“记住,管好你的枪,你要杀我。”

然而话音未落,夏明朗的身影忽地一矮,陆臻下意识地开了第一枪,但枪口前已经没有目标。他没有捞到机会开第二枪,夏明朗一手抄住了他握枪的手,手指卡到了扳机扣里,另一只手横肘撞上陆臻的胸口。

这只是眼睛一花的功夫,如果有人在这时候眨了一下眼,那一定会诧异,为什么上一秒钟枪还在陆臻手里,下一秒形势完全倒转:夏明朗贴在陆臻背后,一手卡住了他的脖子,另一手持枪,枪口抵在他的太阳穴上。

“这招,格斗课上应该已经教过,如果你刚刚选择跪下来而不是愚蠢地硬撑,至少还可以拿这个对付我。”夏明朗掰过陆臻的脖子,贴在他耳边沉声道,枪口从额角滑下来,贴到耳侧,炽热的气息和铁器冰冷的感觉交错在一起,长久地留下了痕迹,包括夏明朗当时所说的每一个字:“我不知道这世上有多少傻瓜拿枪顶着你的脑袋,会不一枪崩了你,而只是想让你跪下来给他磕个头,不过万一要是走狗屎运碰上了这种傻子,我求你千万去给他磕这个头,然后,把枪抢过来。”

夏明朗猛地在陆臻的腿弯里踹了一脚,陆臻膝头一酸,支撑不住地跪倒。“把你的腿弯下去,但是……这里……”夏明朗用力戳一下陆臻胸口:“不要屈服!”

“必死者,可杀;必生者,可虏。不怕死是好的,可我不喜欢找死的蠢货,收起你的聪明劲和无谓的骄傲,我不需要这些。”

——《麒麟》作者:桔子树

(还没看完,才看到这就被这一段帅翻了!记下来!我要劝我弟大学时去征兵!港真!(´இ皿இ`) 阅读途中补:这本书三观对我胃口啊!积极向上啊!赞啊!)

评论
热度 ( 1 )

© 秋茗月 | Powered by LOFTER